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笑长的博客

会笑的人生活更美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笑长”,如你读成“笑(校)长”,那就对了,但肯定不是大学的校长,因笑是百乐之长,且本人“爱笑”,经常“搞笑”,认为开心的笑实为人生的崇高享受,遂自称“笑长”。如果你读成“笑长(Chang)”,那也对,笑一笑,十年少,笑能使你长寿。 求学“南下之势”:本科大外,MBA东财,博士大工,但尚未“生”出来。事业“上上下下”,政府9年,干过“处”的(还是“副”的),创业3年,当过“总”的(那是“正”的),打工8年,还是“一家”的。届不惑之年,顿悟某电梯广告语:那是“上上下下的快乐!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高棉的呼唤  

2007-08-06 14:30:40|  分类: 笑长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又一次来到了这个纯朴而又神秘的高棉国度。

如果说首次出访是投石问路的话,那么这次则是有备而来,先有3月28日在广州与柬方合作伙伴签署的《合作协议书》,再有与国内地质勘探院签订的《技术服务协议》,此次更有三位资深勘探专家同行。沉睡在这高棉热带雨林中的矿山静静地期待着,以她独有的深邃呼唤着我们……

公安厅长的家宴

4月9日九点,我们从下榻的金边大酒店出发,乘两辆大吉普奔赴上丁省,前半程的路况还不错,基本是板油马路,后半程由于正在修路,颠簸一些,这条路叫7号公路,是中国政府出资援建的。约晚上七点,到达了上丁居住的宾馆,简单梳洗一下,勋爵的夫人就叫我们去吃晚饭,我们以为是随便吃个便饭,哪里知道这是个近60人的盛大家宴。

格恩先生是上丁省的公安厅厅长,也是勋爵的铁哥们,来到上丁,自然他就代表勋爵尽地主之谊,家宴是在格恩厅长家的院子里露天举行的,陆续到达的当地的各方人士有上丁省副省长龙柏,矿区所在县塔拉波利瓦特县县长森什拉等,勋爵夫人及3个孩子也在场。副省长龙柏在与我们的交谈过程中,畅谈了柬中两国的传统友谊,衷心祝愿开发铁矿成功。席间两道菜很特别,一道是深山里野生的山龟,据说能有20多斤重,煲出来的汤味道极其鲜美,其中的小龟蛋更是一绝,想不到“王八蛋”是如此的好吃。另一道是野生的“黄牛肉”,其实并不是牛肉,而是一种体态如狗般大小,外形似牛的动物,它在丛林里健步如飞,肉质自然是十分细腻,一口下去,似乎还能感觉到其细胞的跳动,来不及细细咀嚼,就已经化在嘴里了。

穿行热带雨林

4月10日的早晨,披挂上国内带来的装备——迷彩服、作战靴、军用水壶、电棒电棍等,围上当地传统的红白格围巾,出发了。此时,地面温度是35度,这么一“装扮”,未进森林,就已经是汗流浃背了。先是在上丁码头乘船摆渡到湄公河的对岸——塔拉安利湾,下得船来,岸边已是十几辆摩托轰鸣着等候,从这里要乘摩托穿行近30公里的崎岖山路才能到达驻地——安龙镇,再乘摩托走约10公里,才能来到矿山脚下。

鲁迅先生曾经有一句名言,世界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这一点在山路上体验的十分深刻,实际上所谓的山路根本不是路,走的人也不见得多,就是当地山民“扒拉”出来的羊肠小道,因为要绕过一些难以逾越的灌木,这些小道圈的很厉害,本来直线距离5公里,绕起来得20公里。

柬埔寨山区中的摩托就像草原上的马,是绝对的交通工具,无论是“沙漠风暴”还是“陆地巡洋舰”都只能望“山”兴叹。这一天来回80公里,历时8个多小时的“摩托背上”的经历是我一生中最恐怖、最兴奋、最刺激的时刻。凹凸不平的山路经常会掂得屁股“飞”了起来,随时还得躲避迎面而来的树杈、树枝,帽子被刮飞了两次,同行的谢生老先生的头部由于躲闪不及,让树枝挂了个大包,膝盖、脚是经常磕磕碰碰。勋爵亲自骑摩托带李总,技艺虽然高超,但是二人还是摔了个大跟头,李总幽默地管这叫“侧扑”,也就是大连土话讲的“穿猫儿”,李总说,亏他当年在学校这招练得不错。疾驶的摩托扬起的的风沙使目测距离只能是十米,不由得紧紧裹住那块红白格围巾……终于来到了矿山脚下,这座矿山名曰“色拉洞”,是矿区内五座矿山之一,下了摩托,吃一口盒饭,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开始爬山,摩托背上由于有风,不觉很热,可现在不行,茂密的森林植被像一口大锅,整个一“干蒸活人”,当地人由于适应气候和环境,不觉怎样,而我们这些来自东北的大汉的衣服早就湿透,毛巾抹几把汗,一拧就是“哗哗”的

安龙镇里的“生产队大会”

安龙镇里把龙安——安龙镇是我们的驻地,下山后,在这里吃饭,当地人拿出最好的菜肴来招待我们——不过是一盘猪肉,一盘鸡肉和一盘野菜蘸酱,因为时近柬埔寨的新年——佛节,勋爵来这里分发食品,慰问山民。集会是在镇里的寺院里开的,这个寺院是纯粹的茅草寺院,一般而言,柬埔寨的寺院一定是很漂亮的,这显示山区的的生活水平是很低的。和尚在柬埔寨是最受尊重的,他们着橙红色的僧袍,岁数一般不大,出家与还俗没什么时间限制,三个月、三年都行。全镇老少200余人参加了集会,首先是和尚祈福,感谢勋爵的善举,保佑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平安顺利,和尚的唱经的确能把你拉入平和的境地,也许这就是宗教的神奇之处吧。开会时,李总和我被荣幸地请上了主席台。森什拉县长致词,对将来在此地开矿的事向大家作了说明,指出这是当地脱贫致富的大好时机,要求大家要积极支持矿区建设。随后,勋爵与李总一起向山民们发放了盐、味精、大米等食品,山民们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夜访CDC高官

4月11日,从矿区赶回金边大酒店时已是晚9点多,由于柬新年临近,从12日起,许多单位开始陆续放假,我们原定拜会的商务部、柬埔寨发展理事会(CDC)、工业矿产部等政府部门也由于主要负责人不在而不得不取消。这时,勋爵拨通了CDC主管外国投资的副主席孙西堤的家里电话,说明了我们希望拜会的意图,此时副主席正在洪森总理的府上开会,听到这个消息后,他欣然同意我们过一会儿到他家里见面。

CDC系柬政府唯一负责柬投资和重建发展综合事务的政府机构。理事会设联合主席,由洪森首相和国会主席拉纳列兼任,其日常事务由秘书长负责。理事会下设“柬埔寨投资委员会”和“柬埔寨重建与发展委员会” 2个委员会,分别主管私人投资(包括外资)与公共投资(政府发展项目、接受外援等)业务。作为柬投资主管机构,由柬涉及投资的各部门代表组成,实行“一站式”审批。投资者欲享受优惠待遇,必须向该会提交申请,以供其审议和决定。申请的格式、内容,审议的程序和时限都有较严格的要求。

从副主席府上出来已近午夜,但热情的勋爵还不知疲倦地领我们参观他的办公室、家和正在开发的房产,回到宾馆时,时针已指向凌晨一点半。

芒果园里的祈福

4月13日的下午,我们来到了勋爵位于登里把地县占地400多公顷的芒果庄园。在他的别墅前,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村民,其中多数为当地的长老,勋爵请了两位高僧,要为我们的合作,为当地人民祈福。

祈福仪式在别墅的客厅里举行,两位高僧席地而坐,面前放着“福水”、“福草”、“福花”,大家先要一一地向高僧跪拜,然后双手合十,微闭双眼。高僧开始唱经,同时将福草蘸着福水,将喷香的福花——茉莉洒向大家。祈福仪式后,勋爵夫人请大家吃榴莲——闻起来臭,吃起来香的水果之王,从来不吃榴莲的李总也尝了两块,我们曾记得他在来的路上还对我们说,榴莲的“臭”是多么地难以忍受,这时他调侃地说,这还不是最“臭”的。

短暂的考察结束了,坐在金边返广州的飞机上,思绪难以平静,柬埔寨是个出奇迹的地方,我在首次出访回来后写过一篇散文——《高棉的微笑》,其中对吴哥古迹多有染墨,吴哥,9世纪至15世纪东南亚高棉王国的都城。在这里,吴哥王朝25位先王统治着包括今天泰国、越南和孟加拉湾之间的大片土地,盛极一时,大兴土木,留下了旷世奇迹——吴哥城和吴哥窟。更具神秘色彩的是如此繁华的吴哥在19世纪中期遭受浩劫后,竟瞬间湮没于方圆45公里的丛林野莽之中,并被世人所遗忘近400年后,又“横空出世”。世界上太多的无常,一如那高棉的微笑,你怎能看出其中曾经流过的悲歌?但毕竟高棉因为微笑而流芳百世,如果当年四面佛是“高棉的哭泣”的话,恐怕换得的仅是人们的瞬间怜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